只想不可描述的废人

写得好给什么吃什么

【蔺靖】雨中迷路梗

垃圾君:

 


【万万没想到!我又一次写了违法犯罪!蔺晨的这种行为是可耻的!大家不要学!】


【我悔过但是我不改正】


 


沾衣欲湿杏花雨,吹面不寒杨柳风。


青年本不把这点小雨放在眼里,谁知下了这么久还不见歇。衣衫被浸透,微风吹过还真有一丝寒意。


荒郊野外的,上哪里去寻避雨的人家?


简山淡水,朦胧天地间平白生出些惆怅。青年四顾只见一方池塘,银丝落入镜面般的池塘,映出几丛蔷薇郁郁葱葱开得火热。乱香摇曳,飞花若风,细看之下茂盛的蔷薇从似乎掩着一条小路。


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萧景琰踏上那碎石小路:这路上青苔一点儿行走的痕迹也无,怎么会有人居住?他想。


花愈行愈浓,直拥簇得人转不过身来。


却在小路尽头戛然而止,一块寿山石孤零零的“琅琊”两个字。粉墙黛瓦斑驳,要不是矮矮的院墙里隐约透露出的一点儿颜色,哪里还有人烟痕迹。


叩门无人应答,直到萧景琰都放弃了,心灰意冷地转身准备离开。


吱呀一声,门口是半张睡意惺忪的脸。


这是午睡未醒“打扰了。”青年自报家门说明来意。


不速之客又扰人美梦,萧景琰有些担忧地看着屋子的主人,觉得对方多半会拒绝自己的请求了。


春寒料峭,湿衣服粘在青年身上,包裹着他秀颀挺拔的身体。寒冷引起的轻战和贴在额头细碎黑发,衬得他如此惹人怜惜。


“蔺晨。”那人没骨头似的倚在门上,敞开半扇门扉示意萧景琰进来,也算是自我介绍了。


浴汤要等一会儿,蔺晨建议萧景琰先换了湿衣服以免着凉,又吩咐婢女去煮了姜汤给他驱寒。


“小门小户的,也没什么富余地方,公子不嫌弃的话就去我房里吧。”蔺晨把玩着手里的扇子,低头做出一个请的姿势。


萧景琰当然忙不迭称谢,拎着包袱跟蔺晨朝里头去。进门迎面便是个一丈多高的翠雕鸳鸯山水插屏,然后随意摆着些书架桌椅什么的,乌木镶银字的条案上头写的是秦少游的两句——


有情芍药含春泪,无力蔷薇卧晓枝。


应景是应景,只没来的叫人耳热。


萧景琰见蔺晨一身素白,品貌风流举止倜傥,却猜不出他大概什么身份由来。在看屋内陈设用度,富贵精致绝非寻常人家所能有。萧景琰心思恍惚,脑子里不由得飘过些志异怪谈,衣服拿在手上也不知道换。


干燥温暖的手覆上腰间,也许是温度差异,萧景琰几不可查的抖了一下。白腻的手掌并不在意那湿冷,一寸寸一点点的辗转,最后落在腰带扣上。


温暖的身体,带着点草药的苦涩香气。


“公子可要我服侍?”蔺晨轻笑。


心怦怦直跳。
萧景琰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窘迫地红了脸:“多谢,我自己能换衣服。”


笑声和呼吸全洒在景琰耳根处:“那公子请便~”


蔺晨坐在一旁状若随意地翻着书,视线却若有若无地黏在萧景琰身上。同为男子,萧景琰总不好表现得太过介意。


真是比春雨打湿了衣裳还要恼人。


整理齐全,侍女奉上姜汤,又叫小厮抬了浴桶进来。手巾猪夷面药口脂一应都是新的,确实周全细心。


萧景琰问蔺晨一定很忙吧?暗示他可以出去了。
蔺晨托着腮没半点不自在:“我也没地方呆。再说公子有什么好害羞的,万一要递个什么东西,岂不是方便?”


熬不过萧景琰脸皮薄,终究是给他拿个架屏风遮住了。


烛火摇曳,青年的身影也映在屏风上摇曳


泡了热水澡整个人都暖和起来,萧景琰轻轻呼出一口气。当然他也不至于在别人家里就悠闲得享受起来,粗粗洗好准备起来,却不知是水太热了还是怎么的,晕得站不起来。


“怎么了,景琰?”语气里全是担心。


景琰漂亮的手脚,脆弱的脚踝,嶙峋的骨节。浅蜜色的身体像是绸缎包裹着钢铁,亮晶晶的也不知道是水还是汗。


青年喘息。


“你是不是中毒了?”张皇失措“我叫人去找大夫。”


深深地呼吸。似乎是墨汁,还有铠甲铁锈的气息……至于甜甜的那是榛果香。


喉结滚动,渐渐的汗珠从脖颈间渗出、凝聚“唐突了。”强撑着不发抖,萧景琰拽着蔺晨的领子吻上去。


“不要~!”蔺晨轻轻惊呼,随即被按在床上动弹不得。


不得不承认蔺晨是个美人,肌映流霞丰姿夺人。


【后面是秒吞内容,跪,我不敢再挑衅LOF了,感觉我要被拉黑了。】晚上看完话剧回来放链接


23333这真是篇蔺靖你们信我!

评论

热度(190)